当前位置:
首页 » 剧情片 »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DVDRip]

中文名: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

资源格式: DVDRip

导演: 陈果

地区: 香港

语言: 粤语发布组: 九鱼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剧情介绍: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海报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剧照-1

  这是一个新旧交替的年代所有人都在忙忙碌碌,他们找寻着新的位置不同的是:有人重新确立起来,有人却在迷茫中失去了自我---陈果《去年烟花特别多

  去香港采访本届电影金像奖的时候,将好几个导演写在了黑名单上。杜可风、徐克、三次赢得金像奖最佳导演的方育平(王家卫的纪录是两次)--陈果在黑名单中位列第一。结果只在4月27日逮住了刚刚从美国回来的陈果。

  4月29日晚,陈果的《榴飘飘》捧走了金像奖的两个奖杯。虽然他没有拿到最渴望的最佳导演奖,但能在李安和王家卫两部大片参与角逐的赛事中取得这样的成绩,已经很让那些票房很好的新人垂涎了。

资深副导演

香港三部曲之二:《去年烟花特别多》 (1998)

●这次去美国做什么?

  陈:我的新片《香港有个好莱坞》有一些特技要做,就跑去好莱坞,看看他们的价钱怎么样。已经谈得差不多了。

  ●有人称你为资深副导演,你对这个称呼怎么理解?

  陈:真的是资深了,十几年了。我真正入电影这一行是1981年,那时我19岁。第一部片子是跟唐季明,叫《杀出西营盘》,没拍完我就走了。香港有句话叫"老",就是"老屁股",干了十几年。实际上副导演我也就做了五六年左右,其间还做过助理制片、助理导演、策划等等,都还做得不错,在行内有点名气。

●你跟这些导演主要是做商业片吧。

  陈:当时香港没有分艺术片和商业片,现在也没有分,实际上就是一些主流电影。

●从那些导演身上你学到了什么?

  陈:我跟的导演挺多的,唐季明、黄志强、成龙、洪金宝、张坚庭、区丁平、于仁泰、麦当雄、黎大伟等等,从每个人身上学到的东西也不一样,主要是学他们各自的专长。张坚庭很善于处理小人物的幽默感,有点像美国的伍迪·艾伦,他拍喜剧,拍小人物的小品非常好;成龙、洪金宝的特长是动作片,我就学他的动作的处理;麦当雄和黎大伟是写实派的,李修贤是警匪片,于仁泰是鬼片。我从每个人身上都学到一点东西。

  ●在娱乐色彩占绝对优势的香港电影中,你的电影显得比较另类,如果你一直存心拍这样的电影,又为什么跟那些人做了那么久?

  陈:当时是没有开窍。也有时机的问题。有时也想,我们为什么不早十年做。不可能。八十年代是香港电影最发达最红火的时候,你根本没有时间停下来去想,每天都在做,你的工作就是拍戏拍戏,赚钱赚钱。陈果制造

  ●《去年烟花特别多》曾经想过用刘德华,后来为什么没成?

  陈:这件事他自己也想得很清楚,他也想演。但后来他对我说,如果你找我一个职业演员来演,出来后可能对整个电影会有一定的破坏性。这部片子的风格是从《香港制造》延续过来,就是用非专业演员,当时已经有五六个非职业演员,加进一个职业演员会比较别扭。所以我想,还是让它继续非专业吧。

●今后有没有可能起用大牌明星?

  陈:以后会有。因为我现在不敢拍那种主流电影,因为一拍主流电影,我整个人的方向都要改。如果我拍主流,我就没有时间拍我自己想拍的电影了。我现在是尽量把我手上想拍的东西拍完。

●《香港制造》最后的票房是多少?

陈:200多万港币。一个50万的制作,算很好了。

●只有50万的投资,这笔钱你是怎么精打细算的?

  陈:哇,很惨的。主要是用来租机器,演员,和冲印费用,胶卷都是免费的,用的全部是过期的胶片,人家不要的,拿给我,我就去拍。胶片就省了十好几万。

  ●你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香港制造》无论电影本身还是拍摄行为都非常的反建制。在香港这样一个文化环境里,敢这样做的人非常少,你怎么会有这个自信这样去做?

  陈:有很多客观因素。拍完最初的两部电影后我就想,他妈的拍主流电影怎么这么痛苦啊,又要沟通又要面对老板的脸孔,整个过程很痛苦,不过瘾。当时就发誓,如果再有机会,一定要自己写剧本。还有就是看到这么多同辈或者同期的都上来做导演,这种滋味并不好。到了1995年底,这几个因素加在一起,就有一种强烈的欲望推动我去做,一定要自己写自己拍,而且"九七"问题没有人做,我来做;而且刘德华剩了很多过期胶片给我,我就用它们来拍;还有就是电影诞生一百周年--我相信这个剧本非常好。当时行内有人看了剧本说,你可以找老板投资嘛,不用自己筹资弄得那么辛苦。我说,不用。因为我知道游戏规则,如果有投资人加入的话,一定会说这里改一改,或者说这个角色找谁演,那样我就变成傀儡了。拍的时候只有五个人,我们想怎么拍就怎么拍。当时这个行为基本上就是反体制了。

  ●《香港制造》在金马奖和香港电影金像奖都得了大奖,这以后你的拍摄资金是不是已经完全不成问题?

  陈:只要做主流,资金完全没有问题。我做了太久的主流电影,我知道站在老板的立场上,他一定会有市场的忧虑,他考虑的问题一定会很多,他考虑得太多的时候你就会烦恼。我自己拍的时候,只是左脑和右脑之间的挣扎。

●那些做主流电影的人对你的作品评价如何?

  陈:评价蛮高。所以我现在已经可以为所欲为,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香港三部曲之一:《香港制造》(1997)

  ●你认为自己的作品在多大程度上反映了香港的现实?

  陈:可以说百分之八九十吧。里边一定会有戏剧性,但整体来讲,我的片子里发生的事情都是一种真实情况的投影,不是乱造的。以我个人的力量,能做这样的事情,我觉得很骄傲。比如"九七"这样一种大的历史事件,基本上没有一部主流电影涉及,但我们这样小得不能再小的公司却做了这个题材,其实是非常难的。

  ●但"九七"这样的大事跟一般的事件不一样,它关系到每一个人、每一个角落未来的命运走向,但主流电影没有去面对它。

  陈:我的三部电影加起来只是一个过程,也没有很深入地挖掘出一些很历史的东西。《香港制造》九五年筹备,九六年拍,当时一些青年人不像成年人那么忧虑,只是说,喔,来了。但很多成年人很忧虑。那部电影其实就是我当时的一种感觉,拍出了当时年轻人的无方向或者无奈。《去年烟花特别多》又不一样,回归以后,恰好赶上金融危机,九八年香港突然从最高峰跌,跌,跌,跌到最低谷。股票市场、经济转型、失业,整个情况演变成香港从未有过的低潮,人与人之间的感情越来越疏远。当时我就是想做这种东西,于是想出这样一个故事。这种东西香港没有电影探讨过。

  ●有人说《去年烟花特别多》做得太刻意了,比如说把这些人物放在一个特定的历史时刻,然后给他们安排一个比较悲剧的命运。会不会太戏剧性了?

  陈:是有些戏剧性。因为这部片子是主流电影公司投资的,想在商业上得到一些回报。里边有退伍军人打劫银行的细节,当时确实有退伍军人打劫银行,但里边的戏剧性一定得要,如果没有这个戏剧性,老老实实拍一部很写实的电影的话,出来的效果不会是这个样子。我的电影是半写实的。我希望我的电影有一种电影感,它需要很多影像。《榴飘飘》

●《榴飘飘》为什么想到要用秦海璐?

  陈:香港一些影评人说这是我最成熟的作品。其实他们想错了。可能他们期待我以后的电影都是很成熟的电影,我说,我怎么会成熟?我拍每一部电影都像走钢丝一样。其实我也不想去成熟,太成熟了做的东西就没有那种冲劲了。他们可以说《榴飘飘》很成熟,但并不代表我以后的作品一定会很成熟。我觉得那样不好,不好玩。《榴飘飘》与我其他电影最不一样的是它没有剧本。如果只拍一个北妹在香港做妓女的故事的话,那只是一个猎奇片。后来我在北京和上海找演员,找来找去,在北京认识了秦海璐。她从小学了八年京剧,然后来北京读中戏。我一下子觉得有戏了,啊,中戏的背景。恰好我们认识的很多在香港的大陆的女孩子,她们以前也是有专业的,有的是运动员,有些是游水健将,有些是舞蹈演员。你学过十年舞蹈,结果来香港做妓女!这对香港人来讲是不可思议的。我把这个细节用到影片里去了。

  《南方周末》有个影迷写《榴飘飘》,写得很好,他说陈果拍这部电影,我看他不像香港人。他猜对了,小时候我是在海南岛出生的,十一二岁才移民到香港,所以对内地的东西并不陌生,这也就是我们说的"童年记忆",这种东西是跑不了的。当我跟秦海璐回家的时候,感觉就来了。有些大陆导演拍这类电影拍得很闷。我如何拍得不闷?这是一个悲惨的女孩的故事,如何拍出一种青春的感觉?这反而是我最想要的,所以你在整个电影没有看到悲伤,看似最不悲伤的东西反而是最悲伤的。

●你处理得很冷漠。

陈:因为我不想重复别人做过太多次的事情。

  我们在香港和深圳采访了很多这样的女孩。很多女孩回去都是衣锦还乡,她们真的很悲惨,最惨的是没有人知道她们在这边干什么。在这边做得半死,回去还要装得没事人一样,因为每个人都要面子。这不是燕子一个人的故事,这是当下很多中国女孩的故事。

  ●秦海璐是中戏的学生,拍片过程中她的表演是不是受到你的控制?因为我们看到这部戏中,演的成分被压到了最低的限度。

  陈:我们偷拍了很多旺角的妓女,做了一些纪录片给她看,还带她去旺角,去深圳的二奶村走了一个晚上,尽量给她灌输一种真实的概念,因为她现在是北京城里的女孩子,没有那么多经历。最初一两天她演的味道比较重,可能是受到学校教学观念的影响,所以当她跟一些完全没有演过戏的女孩一起演的时候,会出现一种情况她会带戏,下意识地做很多小动作。我就告诉她在戏里不要故意去做。后来她就明白了,我们要的不是演戏,要的是你跟整个环境,跟你身边的人有一种沟通。

香港三部曲之三:《细路祥》(1999)

  ●香港观众会不会很失望?因为这是一部关于妓女的片子,他们会怀有一种期待,但里边其实并没有多少"刺激"的镜头。

  陈:不会。现在看我电影的人是比较固定的那么一帮人。其实我的电影也不是以香港市场为主,如果以香港电影市场为主就会不一样了。

●《榴飘飘》的票房怎么样?

  陈:不是很多,五十几万,上了五家戏院,放了五个星期左右。

●基本上持平?

  陈:当然,要是亏本我就不能做了。我已经不考虑香港市场了。当人们给了我一个商标以后,很多人就不进影院,不看我的电影了。看我电影的还是比较忠诚的一批人。

●有没有哪个明星特别喜欢看你的电影?

  陈:基本上我的电影是比较好看,比较耐看的,我的电影不是所谓的艺术片,我想拍的是与观众有沟通的电影。我特别留意了,上半段的时候,他们在戏院里笑得要死,后半段有些年轻人就顶不住了,尤其十七八岁的年轻人就不想看了,因为他们觉得这是大陆片。这是很重要的。如果我要讨好他们,去把整个故事改了的话,那它就不是现在这部电影了。面对主流

新片:《榴 飘飘》(2000)

  ●有人说你现在每年都在拍,资金也越来越大,你已经成为主流导演了,你认为是这样吗?

  陈:我还不算主流导演。其实我拍的电影是完全不符合香港主流电影的那种要求的:一定要在票房上如何如何,一定要有明星,一定要在制作上怎么怎么样,基本上没有。我走的还是一种比较个人的路线,我的社会性比较强。但将来还有没有这种社会性?我不知道。也许下次我要讲点别的。我不抗拒主流,因为我是从主流电影成长过来的。主流电影拍得好,也是好电影。

  ●也就是说你将来还是有可能去拍纯粹的娱乐片?

  陈: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在找我了,我也不知道推了多少了。一些投资者要求你在各种影展上拿奖,但你要有目的地去做,恐怕不会做得很过瘾。影展好像很高尚,实际上很商业。陈果眼中的香港电影

●你对香港电影的现状怎么看?

  陈:没有人能做大救星去救这个市场。新的导演接不上来,他们没有自己的个性,这是非常令人失望的。反观韩国电影,为什么这么好,那些新导演的作品为什么这么具有震撼力,别说好过香港的新导演,甚至比我们的老导演还要好。如果香港电影再这样走下去,也许有两种可能,一种就是这个"乱世"会出一些更好的人,或者自生自灭,要不就是还由现在的这帮人控制局面,每年的金像奖来来去去就是这些人,这是一个不好的现象。

  ●你刚才提到导演青黄不接的问题。你对张曼玉、周润发、梁家辉等之后起来的这帮偶像怎么看?

  陈:其实你没看过周润发、张曼玉他们以前的电影。要是你看了,你会惊讶:啊,他们以前是这样子的?香港是一个高消费的城市,没钱你生活不了,所以他们都是乱接戏,能从一百部或者十部里边接到一部好的,就已经成功了。张曼玉、周润发,他们以前真的是没有选择,什么戏都拍。周润发在电视剧《上海滩》时多红啊,但他在《英雄本色》前拍了多少电影啊,一直是票房毒药。张曼玉之前也拍过很多烂电影,甚至王晶的很多片子她也拍。但是拍王家卫的电影把她整个人的层次大大提升了。但很多演员没有这个机会。张曼玉现在好一点,她会选择一些片子。梁朝伟还是那样,拍很多烂片。外国人有时会说,这么好的演员怎么跑去拍那么烂的片子。他们不理解香港的文化,香港演员是只要有钱我无所谓,我一年只要拍一部好的片子已经足够,拍五部烂片也无所谓,因为那五部是用来赚钱的。周润发有一句名言,只要有机会你就去做,别理那个角色怎么样,只要你拍了一部好片子,就会把你以前的缺点全部洗掉。年轻演员中,我觉得谢霆锋是最好的,但是他没有碰到一个特好的剧本。如果碰到一个好剧本,他整个人又会不一样。

2002年 人民公厕Public Toilet

2001年 香港有个好莱坞(图片-新闻-网页)Hollywood Hong-Kong

2000年 榴梿飘飘Durian Durian

1999年 细路祥Little Cheung

1998年 去年烟花特别多The Longest Summer

1997年 香港制造Made in Hong Kong

1991年 大闹广昌隆Finale in Blood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电影下载:

提示:由于该资源受到用户投诉或版权方要求,已经停止链接分享

香港著名导演陈果全集 不断更新中~~~~~~~~电影评论

更多精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