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剧情片 »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A Man and a Woman)[DVDRip]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海报

片名: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又名:男欢女爱

英语名: A Man and a Woman

法语名:Un homme et une femme

国家/

地区:法国

区域:欧美

出品:Les Films 13 [fr]

类型:剧情 爱情 文艺

导演: 克劳德·勒鲁什Claude Lelouch

编剧: 克劳德·勒鲁什Claude Lelouch

主演:阿努克·艾梅Anouk Aimee 琼-路易斯·特林提格南特Jean-Louis Trintignant

分级:未分级

上映时间:1966年7月12日

视频分辨率:704*400

片长:103分钟

字幕:中文

详细剧情

  中年鳏夫迪罗克和中年寡妇安娜因孩子同在一所寄宿学校而相识了。迪罗克是有名的赛车手,在一次汽车大赛中,因车子出了故障他受了重伤,他的妻子误以为他已死亡,精神受了刺激,不久就自杀了。安娜是电影厂的一位场记,她的丈夫是一位替身演员,在拍摄一部战争片时,因意外爆炸不幸丧生。在不断的接触中,这一对中年男女逐渐由互相同情发展到互相爱慕、互相需要,最后终于结为伴侣。

男和女,都逃不过爱情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Un homme et une femme 年代:1966年/

导演:克劳德.勒鲁什 /主演:阿努克.艾梅 、简-路易斯.特林提格南特

《看电影》的一句话评价:法国式的爱情,有一种风格化的迷幻和冷酷,纯真而迷人。

  看这部电影感觉有点沉闷,因为故事情节实在是太简单了。就是一个单身母亲和一个单身父亲结识、相恋的过程。但往往爱情最精彩的部分就在于那段过程,过程中的阻碍、坎坷越多越麻烦,也就越有看头。可是这部电影偏偏不那么明显的展现这些阻碍、坎坷,所以会令观众在剧情方面产生些许疲倦。但是那些唯美的镜头和动听的音乐却成为了影片中的亮点。

两个家庭

  导演克劳德.勒鲁什玩电影技巧的才华在电影出片头字幕的时候就令我们领教到了。在码头,一个女人低着头在讲故事:"小姑娘脱了衣服上了床。小姑娘感到有些疑惑,因为奶奶的行为很古怪....."这个故事本身就有点古怪。但是接着往下听,你就会明白原来这是《小红帽》的故事,当讲到大灰狼吃小姑娘的时候,女人扑下身去,接着镜头下拉,她抱住了一个小女孩--她的女儿。这个不大不小的玩笑交代出了女主人公的家庭,而男主人公的出场也是如此有趣。这个男人坐进车里,汽车已经启动,他还在犹豫着究竟去高尔夫球场还是去赛车,一个急转弯的时候,他赶紧扑向司机,抓住方向盘,镜头移开,坐在司机座位上的居然是个小男孩,那肯定是他的儿子了。男人和女人的如此亮相给人留下深刻印象,而他们"扑向孩子"的动作也都体现出对自己儿女的那种无微不至的舔犊之情。

  在片头里,我们可以听到这部电影的主题音乐《Un homme et une femme》,这段旋律优美的爵士乐出自音乐大师弗兰斯·赖之手。它传达出了一种爱情的信号,象征爱情的来临,在电影当中也屡次出现。此曲在世界各地广为流传,日本歌手小野丽莎也曾翻唱过。配合这段音乐的画面是夕阳西下的海边,这样的美景在影片当中俯拾即是,就像一幅幅油画,令人赏心悦目。

  这部电影的色彩是黑白和彩色相交织出现。原本是因为剧组拍摄资金欠缺,只好一部分镜头用黑白胶片拍摄,结果导演发现剪接之后效果不错,就这样沿用下来了。既然如此,我也就不从什么"黑白象征过去、彩色象征现在"之类的解释了。况且片中的黑白彩色的运用没有规律可循,有时候过去的的事情采用黑白镜头,有的却又用彩色镜头。至于如何解析,就让聪明的您自己去想好了。

一见钟情

  影片正式开始后就是一段黑白镜头。这个女人叫安娜。这天,安娜急匆匆的把女儿送进学校,然后自己去赶火车。那个男人叫德鲁克。他在女人离开后不久也开着车来到学校门口,把儿子送进学校,还答应儿子如果表现得好,就下周带他出海玩。就在德鲁克开车要离开时,安娜出现了,她没有赶上火车,想搭个便车回家。德鲁克爽快地答应了。这段镜头采用了无声的处理方法,观众听不到两个人的对话,只能凭猜想去揣测他们的关系。认识?不认识?推动观众继续往下看。这与片头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车上,两个人有了一长段对话。但是连接他们的感情的纽带只有两种东西:孩子和音乐。他们先是谈到孩子们的学习和在学校里的表现,当然都是在夸对方的孩子。接着,安娜打开车上的收音机,传来一段滑稽的歌曲。安娜听着就笑了,德鲁克也在笑。这两样东西明显拉近了他们,使得对话得以进行。我以前看到杂志上说,与陌生人对话可以先从宠物身上找话题。他们两人的的话题看来也不错。

  然后他们谈到了"婚否"的问题上。安娜说自己的丈夫是一个替身演员。在安娜眼里,他是那么"真实、迷人,充满激情"。她丈夫有一次从巴西回来,结果迷上了桑巴舞,一个星期都是他在桑巴的歌声中度过的。可以看到,她丈夫无论是看报、洗头还是吃饭都在唱歌。导演运用了音乐剧的处理方法,使多处场景因歌声而串连在一起,以表现这个男人对桑巴和爱人的执着的爱。可以看出安娜和这个男人生活的很幸福。

  安娜的家到了。临走前,德鲁克发出邀请:下礼拜他要去多维尔,想邀请她去,顺便见见她的丈夫。结果,安娜说他已经死了。在拍摄一场爆炸戏的时候,她丈夫不幸遇难。德鲁克赶忙道歉,但是安娜并不介意。至于周日的邀请,她说看有没有时间,德鲁克还得到了她的电话号码。

示爱约会

  德鲁克是个赛车手。他开着车在跑道上疯狂的飚车,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镜头跟随飞驰的赛车环绕场地,伴随着轰鸣声,给人以刺激的感官感受。周六,德鲁克赛车之后给安娜打了电话,问她是否愿意和他去多维尔。约定好9点见面。这时,外面一辆赛车正在启动,预示着他们的爱情也加足马力,步入正轨。

  很快,两个人坐上了车,开往多维尔。车里的广播又开始广播了,传来一首叫做《爱》的歌曲。这又是一种暧昧的暗示。广播员说"最近天气不是很美好,整个法国都在下雨,这对于那些想要开车去乡间去野餐的巴黎人来说最好还是呆在家打打牌,看看电影。"两个人都笑了,他们心里其实都明白"醉翁之意不在酒"的道理。

  可以说,安娜和德鲁克的关系进展得很快。这天他们各自带上孩子去餐厅吃饭。孩子又成了交流感情的重要工具,他们纯真稚气的话语使得餐桌旁萦绕着欢乐的气氛。但是导演却让画面背对孩子们,只将镜头对准安娜和德鲁克,捕捉他们细微的表情。这样既是分清主次,也是对两人内心的一次细致的刻画,相信有了孩子们的加入,他们的进展会更加迅速。餐桌上,德鲁克谈起自己做赛车手的一些事情,安娜则聊到演员和电影的情况。德鲁克的手搭在安娜的椅子背上,这个小动作的用意十分明显,可以说是继邀请安娜去多维尔之后的第二招。而德鲁克又提议出海去玩,这下子两个小家伙活跃起来了,马上就穿上衣服动身了。

  出海这一段镜头我个人特别喜欢。在颠簸的甲板上,孩子们趴在船舷上,而安娜和德鲁克深情对望,欲说还休的眼神夹杂着复杂的情感。风大,安娜用大衣挡风为德鲁克点烟。两个小家伙冻得缩成一团,德鲁克爱抚着安娜的女儿。而两个小孩子不知道,两只手正在害羞的触碰在一起......一望无际的海面上一只小船在飘摇,天空仿佛破了一个大洞,阳光从洞中洒下来......剪辑紧凑利落,将这些动作串连在一起,颇有"言外之意"的功效。 美景和音乐的巧妙配合,让人如梦仙境,美在其中。通过这次出海,他们的心又近了一步。

  在海边,一个男人和一只狗一摇一摆的走。德鲁克对安娜说:"你知道画家加克麦提吗?他说过:如果我遇到火灾,必须在伦勃朗的画和一只猫之间做选择,我会救那只猫。在艺术和生命之间,他说他会选择生命。"这段对话看似与本片无关,但是却是导演借演员之口表达对艺术与人生的一种思考。

似乎是结局

  既然安娜是个寡妇,那么德鲁克的家庭呢?在回来的车上,德鲁克便把自己与妻子的事情告诉了安娜。那是在一场赛车比赛中,德鲁克突然撞车出事,他的妻子以为他死了,悲痛欲绝,自己寻了短剑。 按理来说,德鲁克的妻子应该是被赛车运动害死的,可是德鲁克竟然依旧从事这种危险的运动,实在令人匪夷所思。赛车手的妻子不好当,整天都得担惊受怕(比如《暴走战士》)。而现在德鲁克又兴致勃勃的参加第35届蒙特卡洛汽车拉力赛了。

  在汽车比赛的段落中,导演将德鲁克参加比赛时的惊险刺激和安娜独自生活的悠然自得进行了对比,着重突出了比赛的紧张性,也不禁令观众为德鲁克担心。安娜在家里正在一边看电视里的直播,一边拿起电话,对接线员说想要给蒙特卡洛的德鲁克发一封电报。她本来想要发"我在电视上看到你了。"但是犹豫再三,决定只发三个字:"我爱你。"安娜终于有勇气说出了这句话,这短短的三个字浓缩了她的孤独的爱。

  德鲁克收到了这封电报之后,十分兴奋,连夜开车离开蒙特卡洛,要去巴黎见安娜一面。一路上,德鲁克进行了激烈的心理活动:"发那样的电报给我,一定是鼓足了勇气。想象一下,一个女人给你个男人发那样的电报,我从来没有胆量那么做。真是个迷人的女子。"他又假设了许多他到了安娜加厚的场景,思维不一般的活跃。清晨来了,那段《Un homme et une femme》的旋律响起来了,德鲁克也终于来到了安娜的家。但是她并不在家。德鲁克又驱车前往多维尔。在码头,德鲁克四处张望,急切的寻找着安娜。这时,德鲁克突然奔跑起来。安娜和两个孩子正在沙滩上嬉戏。德鲁克奔上前去,和安娜紧紧的抱在一起。镜头围绕着他们转了两圈,这一刻,世界只有他们两个人。这个我们期待许久的场面终于出现了。欢快的歌曲、欢快的狗、欢快的孩子,都在为他们而高兴。

  多么美好的结局。可是并不是,导演终于在电影结尾给出了"爱情障碍"。

这才是结局

  接下来是安娜和德鲁克正在做爱。可是安娜的脑子里总是浮现她当年和丈夫在雪地里打闹、骑马的那些美好记忆,让她无论如何也摆脱不了。思想中的人和压在她身体上的人不是同一个,这种煎熬令她很痛苦。《东邪西毒》中说人烦恼太多,是因为记性太好。安娜由于忘不了往事,无法从过去的阴影中走出来,所以她陷入了两难选择。

  一段并不愉快的的翻云覆雨之后,德鲁克似乎有些看出了她的心思,问她你丈夫不是去世了吗,安娜摇了摇头。对她来说,她丈夫虽然死了,但是在她心里挥之不去。

  安娜决定独自返回巴黎。德鲁克没说什么,只是默默的帮她订了车票,送她上车。

德鲁克马上驾车赶回巴黎。

  在巴黎车站,安娜一下车,居然看到了德鲁克。他们再次用抱在一起,镜头又围绕着他们两圈。有情人终成眷属,化作最后的一个剪影,定格在那永恒的一瞬间。这个障碍设置的有些过于简单,毫无悬念,可能会令观众在看完影片之后没有什么太大的回味空间。不过就整部电影而言,美感始终贯穿其中,剧情的简单恰好便于我们去欣赏其中难以抑制的视觉美、听觉美,仅这一点,这100分钟的时间就没有白费。

  Un homme et une femme,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这是法国导演克劳德·勒鲁什(Claude Lelouch)的成名之作。1966年,全世界都关注着法国新浪潮那群把电影折腾来折腾去的怪家伙,影评人用尽脑筋去挖掘戈达儿和阿伦雷乃片中的每一处含义,电影似乎变得越来越废解了。好像没有专家指导,一般观众都无法接近这些经典。正是此时,克劳德·勒鲁什拍出了这么一部似乎不用什么脑筋、谁都可以接受的影片,却获得了极大成功。

  电影只拍了一件事--"爱情"。难得之处就在于导演拍得轻松自然,还赏心悦目。每次看这部影片,都会慢慢忘记手边要做的事、一会儿要乾的活、明天要联系的人--在这样的影像和音乐里,确实很容易放松。

  本部片基本上是手持摄影,勒鲁什的每部影片都是由他本人亲自担任摄影,他可能是天生就有对电影的敏感,因此他镜头下的普通生活也能显出不一样的风采。胶片拥有的质感也是重要因素之一,如果用现在的DV来拍,效果会差不少。而他合理、自然的剪辑功力也为这部影片增色不少。

  影片刚开始,有个小男孩的男人与有个小女孩的女人相遇了。男人和女人坐上了同一辆车。导演如何拉近他们的距离呢?在汽车里的场景,是黑白胶片拍的,有不少双方表情的特写,从陌生感到好感,细微的表情都被剪了进去。在这里,跳接已经成了很自然的事。

  女人回忆起自己当特技演员的老公时,切换过来的镜头变成彩色。没有对白,只有一辆辆车撞得火花四射。再切回到汽车里的对话场面时,外面已经下起了雨。气氛自然变得伤感。男人和女人在车里时有对话,但女人对老公的回忆全是用彩色胶片展现,那时有音乐有声效有环境声,就是没有对白。夫妻俩的感情似乎很好,男人听着,慢慢把女人送到家门下面,要分开了。他有点失态地询问她老公情况,这时镜头猛地推到他的眼睛,然后切到几个彩色爆炸的画面。

  女人的老公原来已经去世了,悲伤的情绪在她脸上倒是看不太出。这个时候,外面的雨停了。摄影是随性的,剪辑也好像随性的,随之而来的情绪,自然也同样的不经意。但这一点点情绪的积累,与导演对每一细节的掌控是分不开的。

  男人与女人约定下周再见。填充下一次见面的方法就是工作。男人是赛车手,他工作场所的声音空间充斥着不安、暴燥的发动机声,越来越快的车速就像行驶在死亡边缘。白天,黑夜,男人坐在不同的车上,相同的是飞快到极限的车速。男人给女人打了电话,约好见面时间。整部片子到处都能见到"车"的影子,来和去,剧情发展和承接,都是用车来过渡,令两人总有在路上的匆忙感觉。

  俩人第二次见面,又是在车里,胶片是彩色的。这一回的开头是沉默,导演在慢慢跳切着镜头,画外音是一个电台的老男人在叽叽歪歪,很有生活情调的处理。两人在寻找着可谈的话题,女人问男人做什么工作。这时候导演忽然切到黑白画面:男人一身西服笔挺,满脸坏笑地在收街边妓女的"份钱"。这是男人口中的工作,这也是男人的玩笑,是他接近女人的小聪明。这个直接切入的小段落里露出了导演的幽默。

  男人和女人领回了各自的小孩,到餐厅吃饭。这一段落导演花了很大的力气,镜头主要落在了交谈的男人和女人身上。他们从工作谈起,侃到了兴趣,爱好等问题。这时男人的手搭在了女人坐的椅子背上,手指离女人的背部很近了,这是个固定镜头的中景,男人背对观众,女人侧对观众。我们于是可以看到女人有点不自然的笑容,还有她不停地用手梳自己的头发,还有,男人似乎在挪动的手指。这个中景镜头无疑提供了很多值得回味的细节。这时候导演切到一个手指与背部接触的特写镜头,再切换回来,男人饶有兴味地在讨论着电影的问题,女人的身体也越来越自然。观众完全被导演控制了。

  这一顿饭吃得两个人亲近了不少。而下个段落就是户外的游艇,忽然开朗的空间对比,温暖的斜阳色调,美丽的海景加上轻曼的配乐,更重要的是身体接触,自然让男人和女人距离越来越近,导演的技巧自然流畅,影片前半段的故事把两人的爱情推到了一个高峰。

  按照剧情片惯例,该给两人的关系制造一点麻烦了。两人驱车回家,镜头从彩色的温馨海边切到了黑白的赛车场面,那些轰响的发动机声音就像怪兽在吼叫,令人不安。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女人知道了男人的妻子因为他曾经赛车受伤而精神崩溃。两人没有太多的话,车外的大雨打得窗户啪啪乱响。

  男人下周要去蒙特卡洛赛车,他对女人说,比赛回来就来找她,于是俩人分开了。男人的比赛异常艰苦,而女人生活充满思念。用音乐把这两个人,两个地方对剪起来,这种手法很常规,却也很合体。女人在电视里看到男人,忍不住用电话发了份电报,说"我爱你"。而男人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坐在欢庆PARTY里,周围是喧闹的音乐声和人流声。他匆匆跑出门,开车连夜要回到女人身边。

  车开得越来越快,窗外又下起了雨。男人的心里活动也越来越复杂,这里是一个从车窗外拍他的特写镜头,男人不停地对自己说着各种可能的见面情景:"当一个女人给你发电报说`我爱你`--是的,我可以去见她--可是6点半的时候她还在睡觉--我还不知道她住几楼--我必须吵醒门卫--门卫可能会说`她不在`或`你不能上去`--我会说`听着,我开了2000英里--事实上是3000英里的车来见她--我要上去--",男人在漫无边际地往下想,到后来,嘴边似乎有了微笑,"是啊,毕竟她发了电报说`我爱你`--"结果当他顺利赶到女人家中时,发现女人却不在家。

  后来的情节还有一些,我想自己去看这部电影会比用文字表述出来要强太多了。看到现在,其实你能够发现这部电影的情节确实老套,但看的时候却让人情不自禁,其中导演的视听功力很强是主要原因,毕竟电影是要观众亲自看和听的,而电影的形式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就是"内容"。本片很适合拍处女作的穷导演们看,让他们知道原来用很低的成本和很高的热情,完全可以拍出一部杰作。

  克劳德·勒鲁什在拍本片时穷极一时,以至于买不起足够的彩色胶片,只好用一些黑白胶片顶替。好在他请到当时的国际红星阿努克出演,她也只领了很低的报酬,这毕竟不是跟大师费里尼拍片,她也的确欣赏这个剧本。这部影片在当年一举成名,包揽当年的戛纳金棕榈和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但这位导演似乎在第一部电影里用尽了好运,他以后的影片也再难恢复当年的风光。

  勒鲁什又编又导,又摄又剪,可以说是"作者论"的完全执行者。甚至有人曾说勒鲁什的每个镜头都可以去参加摄影展览。勒鲁什是这样解释自己亲自摄影的原因:"导演的摄影机和画家手中的画笔一样。"可当时权威的《电影手册》对勒鲁什的片子不屑一顾,认为毫无意义。几十年过去了,事实证明,这世界上的好电影,不仅属于那些皱着眉头的大师,还有那些把摄影机当做自己的笔一样随性书写的导演们。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剧照-1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剧照-2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电影下载:

提示:由于该资源受到用户投诉或版权方要求,已经停止链接分享

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电影评论

更多精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