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其他 » 大路之歌

《大路之歌》(Song of the Road)2CD/AC3(阿普三部曲之一)[DVDRip]

《大路之歌》海报

中文片名:大路之歌

原片名:Pather Panchali

英文名:Song of the Road

其他中文片名:: 大地之歌(台)/大地之歌,道路之歌

其他外语片名:

The Lament of the Path

The Saga of the Road

片长:115 min / India:122 min (within Bengal) / Argentina:119 min

国家/

地区:印度

对白

语言:孟加拉语

色彩:黑白

混音:Mono

级别:UK:U / Argentina:Atp / Canada:G (Nova Scotia/Québec) / Canada:PG (Manitoba/Ontario

影片格式:X264+AC3

字幕:射手提供(调整后再上传)

剧情梗概:阿普三部曲之一

  第一部是与生长的地方的联系,第二部是与父母的联系(在第二部里,阿普的父母相继弃他而去),第三部是与爱人和孩子的联系。

  本片是一部群星戏,讲述在印度的孟加拉省,一个贫穷的村落里住着一户人家,自以为学识过人的哈里是一家之主,他虽任职地主的会计,但他终日想着成为一个诗人。他在这方面没有出色的表现,甚至穷得将祖先的果园作借款的抵押品。他的妻子温柔贤惠,为了生活吃苦而毫无怨言。女儿与儿子也把吃从果园里偷来的果子当作一件乐事。有一天,哈里带着薪水回家,他们一家人大大庆贺一番。同住的老婆婆向他们借一块布料却被赶走,不久他的儿子和女儿发现老婆婆倒在森林里,已死去多时。哈里为了借贷到外面五个月毫无音信,而他的女儿因患重病而安然死去。哈里回来听此噩耗,便和妻子流着眼泪来到大森林里大声呼喊,发誓要改善生活,并迁往他处。天亮了,他带着全家人和简单的行李赶着牛车往拿勒斯城出发了。本片以一位不满十岁的少年的视线界来观赏人类与大自然生活的共通性,是本片最突出的地方。

《大路之歌》剧照-1

雷伊的电影之路

  那是最最令我激动的一段时光。我发现了一个新世界。看电影的时候,我对明星不再感兴趣,而是留心摄影机如何安置,看到那些剪切的画面,我在想故事是怎样展开的,不同导演的作品都有哪些特征。

  很多年后,在《我与阿普的岁月》(My Years with Apu)一书中,印度电影大师雷伊回忆道。那段令他激动的时光,是他在上世纪三十年代难忘的经历。学经济的雷伊,当初并未想要投身电影,他的志向是做一名插图画家。他十八岁离开学院,虽满怀雄心,却未受过专业的绘画训练,缺乏谋生能力。在母亲的坚持下,雷伊前往诗人泰戈尔的乡村大学学习绘画。正是在那里,生长于城市的雷伊第一次接触到乡村生活,也沉浸于东方艺术的丰厚氛围之中。印度的雕塑,日本的版画,中国的山水画,拓宽了他的眼界。而这之前,他接触得更多的是好莱坞电影与西方古典音乐。

  雷伊对电影与音乐的兴趣始于少年时代,他经常阅读好莱坞的电影杂志,也常去跳蚤市场淘碟(挑选留声机唱片)。还在学院念书时,他就订阅了英国电影杂志《视与听》(Sight Sound)。1982年,雷伊接受美国电影杂志Cineaste magazine采访,大谈东西方两种文化对他的影响:"就纯粹技术而言,电影是西方人发展起来的。这种靠时间才能存在的艺术,完全是西方而非印度的观念。"但他又说,印度的文化背景与结构堪称东西方的融合,在印度的都市,受教育者熟悉英国文学经典,他们对西方的了解远远超过西方对印度的认识,西方的音乐、文学、艺术在印度影响颇大,而一个接受西式教育的人,对电影的理解应该比纯粹本土的艺术家更为容易。

  1955年,受过东西文化熏陶的雷伊,借助于电影这一 舶来品 ,啼声初试,却拍出了一部纯印度的电影(由于印度是个多语言国家,准确的说,故事发生在孟加拉,讲孟加拉语,也可以说是一部纯孟加拉的电影)。他后来说: 我拍电影时从未想到西方的观众,我想的是孟加拉(笔者注:此处的孟加拉并不等于现在的孟加拉国)的观众们。我努力让他们跟得上我,而且我也做到了。

  其实,不管雷伊拍片时有没有想到西方观众,跟上他的远不只孟加拉或全印度的观众。《阿普三部曲》的第一部《道路之歌》(Pather Panchali),让世界影坛从此记住了雷伊这个名字,而印度电影也不再只是艳丽歌舞与廉价道德剧的同义词。不过,更让人惊叹的是,雷伊的这部处女作,技巧与风格的成熟,叙事的老练与艺术的高超,丝毫不逊色于世界影坛上已负盛名的电影大师,而当时的雷伊只有30来岁,《道路之歌》仅仅是一个开始!

  《道路之歌》改编自印度作家Bibhuti Bhusan Banerjee的同名小说,讲述印度孟加拉偏远乡村一家人的生活经历。雷伊与《道路之歌》的渊源说来话长,1946年,他在加尔各答一家英国人开的广告公司工作,受命为《道路之歌》的缩写本画插图。那时雷伊的一位同事告诉他,这个缩写本可能适合拍成一部很好的电影。

  1949年,法国导演让•雷诺阿来到加尔各答,为新片《大河》找寻外景。在这之前,雷伊和一帮热爱电影的朋友组成了加尔各答第一个电影社团,他不仅给报刊写英文与孟加拉文的影评,也开始写作剧本。雷诺阿抵埠后,素昧平生的雷伊直接去到他下榻的酒店相见。很快,他就伴随着这位法国人在加尔各答的郊区寻找外景。当雷诺阿问雷伊是否想过投身电影时,雷伊向他讲述了《道路之歌》的大纲。这时的雷伊,对将来似乎只有一个模糊的轮廓,他唯一拥有的,只是对电影的热诚。

  不过,第二年的伦敦之旅却异常关键。在十来天的海上航程中,雷伊记下了《道路之歌》的拍摄构思,他想要这部电影在真实的现场拍摄,并且使用非专业的演员。但这之前,雷伊的想法早已被朋友们看作异想天开。接下来的六个月,雷伊趁在伦敦公干之余,看了近百部电影,其中最让他念兹在兹的,当数意大利导演德西卡的《偷自行车的人》。正是这部新现实主义的代表作坚定了雷伊的信念,真实的现场,非专业的演员,他要拍的就是这样的电影。在返回印度的船上,雷伊终于完成了《道路之歌》的拍摄构想。

  在所谓资深电影人眼中,《道路之歌》的拍摄人马可谓相当业余,从导演、摄影到艺术总监,都是些几乎没有任何拍摄经验的后生小子。雷伊找到原著作者的遗孀商讨版权事宜,幸运的是,后者很欣赏雷伊为小说画的插图,一口应承下来,甚至谢绝了其他更为优厚的改编报酬。但是,电影的资金来源颇成问题,不仅没人愿意出钱,还有好心人劝告雷伊不可在室外拍摄,按照当时的惯例,他们建议下雨的场景应该在设备良好的摄影棚内拍摄。无奈之中,雷伊只好挪借自己的人寿保险,向亲朋好友求助。

  1952年10月27日,《道路之歌》终于开机。由于雷伊那时还在广告公司工作,他只能在星期天拍片。他们拍摄的第一个场景,是阿普与姐姐在芦苇丛中发现火车的段落。关于第一天的拍摄,雷伊后来说: 摄影机与演员教给我的东西,远远多过书本。 但不幸的是,等到下一个星期天,他们再次前往拍摄时,外景地的芦苇却被牛群吃光了。摄制组只好等到下一个季节才补拍完这一场景。

  从开始拍摄到完成后期制作,《道路之歌》总共花了近3年的时间。因为资金问题,拍摄时断时续。最困难的时候,雷伊不得不当掉妻子的首饰。然而天无绝人之路,雷伊的制片人建议他去找孟加拉政府。1954年,政府终于同意资助《道路之歌》,但由于款项需分批拨出以及审计的缘故,拍摄工作始终不能一气哈成。对此马拉松式的摄制过程,雷伊后来打趣道:第一,幸好小演员阿普没有变声;第二,饰演阿普姐姐的演员没有长成大姑娘;第三,出演姑姑的八十高龄老演员没有去世。--说到出演姑姑的八十高龄老演员Chunibala Devi,这可能是《道路之歌》给观众印象最深刻的角色。在拍摄这部电影前,Chunibala已有30年没有上过银幕,因为她是个瘾君子,薪水都用于吸毒。Chunibala在《道路之歌》中出色的表演,使她获得了马尼拉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

  1954年秋天,纽约现代美术馆馆长蒙罗•韦勒(Monroe Wheeler)来到加尔各答,为即将在纽约举行的印度艺术展作准备。在一个偶然场合,雷伊给韦勒看了《道路之歌》的剧照,后者答应安排《道路之歌》在纽约现代美术馆首映。六个月后,美国导演约翰•休斯顿(John Huston)来到印度,为自己的电影《The man who would be King》寻找外景,同时他也受韦勒之托,查看《道路之歌》的拍摄进度。在看了该片十来分钟没有音效的初剪后,休斯顿赞不绝口。于是,《道路之歌》在纽约现代美术馆的首映安排正式敲定。

  《道路之歌》的后期制作特别是其中的配乐工作值得一提。看过该片的观众,可能很少对电影的音乐无动于衷(依笔者的体会,丝毫不逊色于50年代初黑泽明享誉国际影坛的《罗生门》配乐)。印度音乐大师拉维•香卡(Ravi Shankar)不仅为电影作曲,也是传统乐器锡塔尔琴(Sitar)的演奏高手。据说当时香卡因为繁忙的巡回演出,只看了这部电影的一半,就不间断录制了11个小时的音乐。雷伊后来写道: 那真是马拉松式的演奏,让我们既疲惫不堪又乐得不行,因为大部份音乐都棒得不得了。

  在最后阶段,为了赶上纽约的首映,雷伊和剪辑师连续工作了十个昼夜。电影的第一个拷贝终于在发往纽约的前夜赶出,而这时,他们既没有余钱也没有时间来为电影加上字幕了。几个星期后,雷伊收到纽约现代美术馆的来信,详细描述了观众对《道路之歌》的热烈反应。1955年8月26日,《道路之歌》在加尔各答正式上映。在广告公司工作的雷伊 近水楼台先得月 ,为自己的处女作设计了五个广告牌。公映第三个星期,观众的口碑不胫而走,上映该片的三个电影院都挤满观众。由于这三家电影院只安排了六个星期的上映期限,《道路之歌》只得在另一院线又公映了七个星期。1956年,《道路之歌》参加戛纳影展,由于放映正好安排在某个假日的午夜,大部份评委都未出席。在安德烈•巴赞等影评人的努力下,电影节为全体评委另外安排了专场放映。最终,这部电影获得了评审团特别奖 the Best Human Document 。

  因为《道路之歌》的成功,雷伊决定放弃广告公司的工作,全心从事电影拍摄。这条路,他一走就是近40年,直到1992年离开人世。

《大路之歌》剧照-2

  黑泽明曾说,"没有看过雷伊的电影,就像生活在这世界上却没看到过太阳和月亮。"

  1992年,东方电影的大师级人物,印度导演萨蒂亚吉特•雷伊与世长辞,黑泽明痛悼:世界失去了一位最伟大的写实主义导演.

萨蒂亚吉特•雷伊(Satyajit Ray)1921-1992

  萨蒂亚吉特•雷伊的印度电影,在世界得到极高的声望。

  萨蒂亚吉特•雷伊于1955年代,发表了憾动人心的"大路之歌"(Song Of The Little Road)、"大河之歌"(The Unvanquished 1957)、以及"大树之歌"(The World Of Apu 1960)的「阿普三部曲」。这些电影更奠定了萨蒂亚吉特•雷伊在印度电影发展史上崇高艺术地位。

  日本名导演黑泽明(Akira Kurosawa)对.萨蒂亚吉特•雷伊有极中肯的评价""如果我们冷静深沉的观察,了解人类对爱的演进,在萨蒂亚吉特•雷伊的电影中你必有所感动和共呜,萨蒂亚吉特•雷伊电影是电影工业的指标。"

  萨蒂亚吉特•雷伊的电影来自西孟加拉国,电影中的对白也是孟加拉国话的,但他以共通的人性题材,友谊、感动、感情、冲突、喜悦、伤心、光明和黑暗等,成功的融入他的电影,为世人所接受。

  萨蒂亚吉特•雷伊是熟练成功的导演,他让他的电影承继了不仅是印度的文化资产,也是世界的文化资产,这宝贵的资产就是人道主义。在萨蒂亚吉特•雷伊的系列电影展露无遗!,止细观察.萨蒂亚吉特•雷伊善于处理,不可思议的微妙、难以捉摸人物、角色情境。错综复杂的理性和感性纠葛。他精准的掌握影迷的情绪反应,他的电影不太需要和其它印度歌舞戏(melodrama)的场面来喧染及借助夸张的戏码。

  他逐步的带动和建立印度电影比较含畜抽象表现的风格。他相信电影技巧之最高境界是无需一再的明示观众的。

  萨蒂亚吉特•雷伊的电影是很难定位他的电影类别及风格。但可确定的是他的电影是印度传世经典之作,具有文学艺术价值,他具有普世价值的电影故事,永远深值人心。

  他的作品和世界级的电影、导演、演员如黑泽明(Akira Kurosawa) Alfred Hitchcock, Charles Chaplin, David Lean, Federico Fellini, Fritz Lang, John Ford, Ingmar Bergman, Jean Renoir, Luis Bunuel, Yasujiro Ozu, Ritwik Ghatak 和Robert Bresson.萨蒂亚吉特•雷伊和上述这些具有开创信电影的前辈的成就,他们或许各具不同风格,但这些电影普世价值及对世界的影响是一致的。

  萨蒂亚吉特•雷伊的电影和文学息息相关,习惯性以典雅的叙述诗方式铺陈,巨细麾遗,抽丝剥茧、一波一波的向观众委委道来!

  雷是全方位的导演,充份掌握所有的环节,他自已写剧本,而这剧本的故事大部份是他自已的了亲身体验的故事。

  他设计戏服,从1964他亲自抓架摄影机拍片,做曲配乐自已来,连电影海报设计也不假他人。他本来也就是作曲家、作家、绘图师。在1961年,他仍然在管他祖父就发行的孟加拉国文的儿童杂志社。

雷伊电影年表

1955 大地之歌/大路之歌

1957 不屈者/大河之歌

1958 音乐房

1959 阿塔的世界/大树之歌

1960 女神

1961 两个女儿

1963 大都会

1964 孤独的妻子

1965 莎剧演员

1966 英雄

1970 森林中的日与夜

1971 有限公司

1973 远方的雷声

1976 Jana Aranya

1977 Shatranj Ke Khillari(The Chess Players)

1984 家与世界

1989 Ganashatru (An Enemy Of The People)

Shaha Prashakha(Branches Of The Tree).

1991 不速之客

大路之歌电影下载:

提示:由于该资源受到用户投诉或版权方要求,已经停止链接分享

大路之歌电影评论

更多精彩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