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剧情片 » 边疆

《边疆》(The.Edge)2010.720p

《边疆》海报

转载请注明

◎译 名 边疆/边缘

◎片 名 Kray

◎年 代 2010

◎国 家 俄罗斯

◎类 别 冒险/剧情/爱情

◎语 言 俄语/英语

◎字 幕 N/A

◎IMDB评分 6.7/10

◎文件格式 X264 + AC3

◎视频尺寸 1280 x 720

◎文件大小 1CD 71 x 10MB

◎片 长 123 Mins

◎导 演 亚力克西·乌契杰利 Aleksei Uchitel

◎主 演

弗拉基米尔·马什科夫 Vladimir Mashkov ....Ignat

尤丽亚·佩雷西德 Yulia Peresild ....Sofia

安约卡·斯秋儿 Anjorka Strechel ....Elsa

谢尔盖·加尔迈什 Sergei Garmash ....Fishman

Vladas Bagdonas

亚历山大·巴斯若甫 Aleksandr Bashirov

Semen Belotserkovskiy

Armen Dzhigarkhanyan

Aleksei Gorbunov

Vyacheslav Krikunov

Aleksei Poluyan

Yuri Stepanov

Anna Ukolova

Evgeni Tkachuk ....Borka

Vadim Yakovlev ....Feldsher

Axel Schrick ....Haneke

Timm Sebastian Peltner ....Gustav

Tatyana Ryabakon ....Golovina

边疆剧情介绍:

  该片将代表俄罗斯角逐2011年的奥斯卡最佳外语片。一如既往的深远厚重,将民族、历史、爱情、人性纠结在一起。

  影片的主人公是一名二战英雄,战后来到一座西部利亚小城当起了火车司机。真正给他们带来的极大的肉体和心灵的创伤,英雄们于是将火车视为膜拜的对象,疯狂的追求提升火车的速度。人和车似乎已经不分你我。英雄们就在这片西伯利亚丛林中,开始了一场不顾安全的火车竞速比赛--

一句话评论

  铁路,伏特加,泰加林,浴室里的女人们--乌契杰利通过粗犷而饱满的笔触描绘出了俄罗斯边疆的,在煤炭烟雾中的生活。

--《帝国》

  《边疆》一片中历史只是个被消费的装饰品,可信性让位于戏剧效果,走的完全是好莱坞的路子。

◎幕后制作

【莫斯科点映会后媒体与主创Q&A】

  Q:一周前您将这部电影带到多伦多放映,两天前在敖德萨放映。请问该片的第一批观众对它反响如何?

  乌契杰利(导演):在多伦多我们放映了四场。对我来说最主要的评判标准是场场满座,而且没有人中途离席。观众提出的问题也都很有趣。现在我们想知道你们的评价。

  马什科夫(男主演,Ignat扮演者):我们的电影前天在敖德萨首映,那里的组织者举办了非常盛大的庆祝活动。整个"莫斯科剧院"座无虚席。这座独一无二的城市的观众们给了我们一个无与伦比的首映礼。

Q:请谈谈参与影片拍摄的那些蒸汽机车。

  乌契杰利:今天我带来了几位主演与大家见面,而其实那些蒸汽机车也是有生命的演员。它们的轰鸣声,滚滚蒸汽,就像也会生气。有时它们很温和善良,有时相反,比如也会跑出轨道。而关于火车竞赛的拍摄,背后则有另一个故事。在我们重新铺设整条普斯科夫-卢加铁路时,一开始遭到了当地居民的抗议和质疑,但后来他们看到了这些蒸汽机车,看到带起重机的站台,看到铁轨旁平行铺设的摄像机轨道--把所有这一切结合起来是极其困难的。感谢我们的摄影师尤里·克里门科。我们能完成这一切是个奇迹。

  Q:在影片拍摄过程中,片名曾经一度被改为《古斯托夫》,是什么让您坚持采用《边疆》一名?

  乌契杰利:《古斯托夫》也是个不错的片名,但我认为"边疆"一词内涵更加丰富。这里是生活的边疆,土地的边疆,也是人与人关系的边疆。这个词里有很多意义。

  Q:请问马什科夫,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您对角色的态度有何转变?

  马什科夫:导演和编剧给我的任务是十分艰巨同时也非常有趣的。我们没有白白讨论那109个版本的剧本。大家从头到尾都在追求一个精确的形象,最终找到了他的定位。我的角色的主要任务是--经历并且存活。他走过一路艰辛,然后成为胜利者。我也想珍惜自己身上来自父辈祖辈的这种基因,正是它们让我们成为了这样一个民族。我们是胜利者,征服者。这不仅关乎战争,也关乎和平。我们是伟大的严肃的民族,应当有一种对和平的归属感,对抗罪恶。

  Q:请问斯秋儿(女主演,Elsa扮演者),这部影片的题材对于德国人来说比较尴尬,那么您拍摄的时候有没有任何不适?

  斯秋儿:的确,这是个难题。在我成长和受教育的过程中,对于德国人民如何卷入这场战争有着不同的理解。我需要时刻提醒自己克服那种定势思维。同样重要的是,电影里展现了俄德两国的角色之间的友情。我想这对我们现在的生活很有意义。

Q:您认为德国观众将如何看待这部影片?

  斯秋儿:不知道什么时候电影会在德国放映。这是一部带有冒险元素的史诗片,这种题材应该可以吸引足够多的观众。我想它会引起观众的兴趣的。除了题材以外,我想其中涉及的德俄两国关系的问题也会吸引观众。

Q:你们对本片代表俄罗斯出征奥斯卡怎么看?

  马什科夫:当然这是一个荣誉。感谢我们的奥斯卡委员会,我们不可能对他们的决定施加任何影响,所以这是对这部电影很大的认可。奇怪的是,当电影被提名的时候,我们开始紧张的不是这部电影本身了,而是它代表着的俄罗斯。

  乌契杰利:在自己的国家得到认可总是很困难的。我不能在这里讲本片被推选为参赛片的过程,总之竞争非常激烈。现在的问题是如何吸引这五千名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成员。我已经带着《他的妻子的日记》经历过这一切,当时需要雇专人帮助影片造势。如果第二天不能在至少两本杂志上刊登广告,如果你没找到靠谱的美国分销商,那么就几乎不可能得到什么。

  瓦洛佳(马什科夫)说得很好。现在就像是运动会,不管你喜欢这部片子,不太喜欢还是完全不喜欢,这已经关乎国家的荣誉。所有人都应该为它加油,为它操心,提供帮助。因为在这件事上,国家是帮不了我们什么的。

  Q:请问马什科夫,电影里您驾驶蒸汽机车的戏是真的吗?听说您是个天生的机械师。

  马什科夫:这就是做演员的好处--你可以掌握很多别人的技能。也许听上去有点难以置信,不过我确实拿到了真正的蒸汽机车机械师认证。

  参与这部影片的拍摄是我职业生涯里独一无二的经历。我从没有如此有成果的同时和导演编剧一起工作过。有时候角色本身会偷偷告诉我们对于这样或那样的问题的解决办法。有时我们自己也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我驾驶的蒸汽机车是1905年的。它经历过芬兰战争,二战,参加过索洛夫耶娃的《安娜卡列宁娜》的拍摄。这是世界上唯一一辆这款的蒸汽机车。

  乌契杰利:俄罗斯铁路公司主席雅库宁授予了马什科夫第一百号机械师证书。这不是开玩笑的,瓦洛佳有资格驾驶这些机车。

  我们的电影无论从哪方面讲都是独一无二的。109版剧本,150名工作人员,不停在远征。群众场面的拍摄是令人惊奇的:演员们连续7夜在零下二十五度的严寒中拍摄,而早上他们还要去上班。所有人都染上了我们的电影的病毒。特别是瓦洛佳的工作非常让人欣赏。

  Q:电影里有一个煎鸡蛋的片段,您尝了一尝没有?

  马什科夫:我是在铲子上煎蛋的能手之一。是我的老师,机械师巴维尔·涅克拉索夫教我的。到现在我还经常感到嘴边有拍摄时留下的煤味,不过铲子上的鸡蛋的确很棒。拿起铲子,用水冲冲--炉子里四百度高温。我给俄罗斯铁路公司主席做过一次,然后他看着他的一个助手要把铲子收起来,说,给我再来一个。

Q:请谈谈那只熊。

  马什科夫:有天生的杀手,也有天生的导演--这在阿列克谢·乌契杰利身上得到了结合。他喜欢从演员眼中看到自我保护的,生存的本能。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话说,这时候演员会忘记自己是演员,他会想吃想睡想生活。这也是发生在我们的熊身上的事情。这只熊有四百五十公斤重。他很温顺,所以没有挨过子弹。他喜欢可口可乐和海鲜。我被人带到他身边,然后那些人就跑开了,留给我一个苹果。而熊喜欢上了我,用带着残留鱼味的舌头舔我。了不起的生命。我和他有很多故事。有一次我们一开始没法把他赶下水,结果后来花了五个小时才把他从水里赶出来!

  乌契杰利:这只熊十五年没有吃肉了。为了喝可乐他什么都愿意做!为了赶他下水,我们试过开枪,爆破。赶他出来的时候更是费了老劲了。顺便说一句,我们的演员们真的就在只有六度的水里呆了很长时间。

  Q:在拍摄现场中有没有感觉到语言障碍?这次拍摄给您留下了怎样的印象?

  佩雷西德(Sofia扮演者):我懂一点德语。经过一个月的紧张的工作,斯秋儿到最后也多少能理解我们。开拍前两周整个剧组开始改剧本,这还是我职业生涯第一次。有点什么想法大家就欣喜若狂的。到了拍摄的时候我已经不用背台词,因为都烂熟于心了。也忘了戏服,因为就像是穿着自己的衣服,只是在生活。今天我第一次看全片,只是感觉,这就是生活啊,没有一次想对自己说,演得真好。角色们都真的在活着,在呼吸。

  马什科夫:我觉得导演找到了引导演员的方法。在拍摄现场不需要语言。我们用另一种方式交流并且迅速融为一体。

  斯秋儿:当然我不会说俄语。但我们其实讲着同一种语言,因为当你和别人生活在同一种感觉和情绪中,就自然能明白彼此。

  Q:这个问题提给编剧,历史上真的有蒸汽机车被遗忘在泰加林里吗?

  葛诺洛夫斯基:当然这全是虚构的,剧本先从一个最基本的想法开始,然后加进德国人的角色,英雄的故事渐渐发展开来。

  Q:有没有哪些镜头是您后悔没有放进电影中的?

  葛诺洛夫斯基:当然有!但我想说的是,在苏联的电影拍摄中编剧永远是和导演一起工作的,而现在导演拿着剧本就跑。传统都被破坏了。当然我也没想到剧本会修改如此多次,不过我们确实是很不同的人。第一版剧本是我最喜欢的,他却不愿意采用。后来每一版中导演都有八九十处修改。一直到拍摄过程中我还在修改最后一些东西。我很想去拍摄现场看看,但最后只赶上了杀青庆功宴。

◎拍摄花絮

  ·俄罗斯选送本片参加2011年奥斯卡最佳外语片的角逐。

边疆电影下载:

提示:由于该资源受到用户投诉或版权方要求,已经停止链接分享

边疆电影评论

更多精彩电影